<rp id="9wiew"><form id="9wiew"></form></rp>

    <thead id="9wiew"><nav id="9wiew"></nav></thead><source id="9wiew"></source>

    <tt id="9wiew"></tt>
  •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韻

    千年灌區的前世今生

    發布日期:2020-10-15 17:56 信息來源:省水利廳 作者:九江市水利局 孫麗君 瀏覽次數: 字號:[] [] []

    山,山,山。

    層層疊疊,此起彼伏,綿亙環繞的九嶺山。

    若訪水,先看山。

    想象一下,腳踩安義、奉新、靖安,從東北向西南橫亙250公里,從陸地到天空平均海拔1000米左右,更讓人目眩的,還有百十座海拔千米以上的山峰。這便是潦河灌區的所在。

    天空的云,葉上的露,石間的泉,山中的霧,地上的明河,腳底的暗涌,200 余條大小支流匯聚,編織成一個縱橫交錯的巨大水網——潦河。

    從空中俯瞰這條修河下游南岸的最大支流。清晰可見其分為南、北潦河。北潦河又有南河、北河兩條支流。南、北潦河全河長分別為120公里和 130 公里,可謂平分秋色。逐水而居的人們,在此興建了省內最早的多壩自流引水灌區——潦河灌區。

     

    最初,灌區不是灌區,只是獨自橫于水上的一座陂,名“蒲陂”。

    陂乃古詞,《禮記·月令》關于“陂”的注釋為:“畜水曰陂。”可見陂的基本功能是攔河引水灌溉。

    沃野,散發出高辨識度的泥土芳香,那是被水充分浸潤后的才有的氣味。在這樣的土地上,綠意日以繼夜涂滿整個田野。誰能想象,眼前的田園牧歌,曾經卻是“地既僻衍,物產之所出,袁弗能與他鄉爭”的窘境。

    直至唐朝太和年間(827-835年),當地村民在靖安縣香田鄉白鷺村車下陳村修建了蒲陂。當時土堤有30里長,設有閘口16處,具有蓄水和泄洪功能。

    顯然,從唐朝到今天,接近1200年的歷史跨度,是很難在這樣一篇小文窮盡的。唯愿,能擷取其中的吉光片羽。

    千年風雨,蒲陂經歷的沖刷、損毀已然無從計數。僅新中國成立后,便記載了1997年右壩水毀、2005年左壩水毀、2008年經鑒定確認病險水閘等多次險情。

    經蒲陂引流,最初惠澤的農田達到了千畝。但隨著時間推移,蒲陂疲態盡顯。明萬歷年間,蒲陂堰因土質松脆,陂矮且長,漲水之時極易沖毀,幾乎每年都要維修多次。成為鄉民們的巨大心結。

    面對這樣的困境,一位名叫余論山的奉新人站了出來。為長久之計,他首倡重建蒲陂,筑土堤約十余丈。在蒲陂的歷史上,余論山還開創性地成立了堰會,制定了會約,推選了會長,管理蒲陂維修事宜,使當地農田灌溉得到保障。

    余氏家族對蒲陂的功德不止于此。清朝人帥念祖撰寫的《兩修蒲陂橫堰記》中,詳細記載了余論山之孫余升兩修蒲陂時“具資糧,致材石,募丁夫,簡斤鍤,命介弟與偕君董其事”的龐雜艱辛。以及加固蒲陂,掘石開土,調制填涂“三合土”的繁瑣過程。不僅如此,余論山還讓侄兒余公度、余公藩“重修蒲陂閘口,復買田 30 余畝,以備歲修之”。

    風雨飄搖,岌岌可危。經過一代代潦河人的接力,蒲陂非但沒有垮掉,反而從最初的柴樁卵石壩,在清代改為干砌塊石壩(稱湖堰),又在1950年被采用以砼壩殼包卵石擴建加固。

    無怪乎帥念祖在文末會發出這樣的感嘆,“天下事亦在乎能任之者而已。誠者,任事之干而智數之所自出也。古今能任事之人,必有堅定不易之心以為之本,而后精神所流貫,乃足以周于數十百年之后而無所敝壞,故曰野人定者勝天冶。”想必,這也會引起幾代潦管人的深深共鳴。

    正是因為歷代人永不言棄,不斷對蒲陂進行加固、改造、改建、重建,如今我們眼前的蒲陂,才得以歷久而彌新,同時擁有了一個嶄新的名字:北潦閘壩。

    由此看來,蒲陂是古老的,蒲陂也一定屬于現在和未來。

     

    烏石,白水,樹木合圍,有潭如碧。

    與烏石潭陂的初見,竟如畫境。

    漫步長長的溢流壩,一行人來往,人與天光、云影,悉數倒映潭中。

    北潦河水流至烏石潭中,水源匯集處,稱為“洋濠”,潭中有一個巨大烏石,村民以此為基,修建堰陂,水流分為南北兩圳,南圳灌溉靖安農田,北圳灌溉奉新農田,以焉木作為分水工具。

    農民的情感是樸實的,對水的渴求不加掩飾,對興修水利的贊頌更是溢于言表。成化十二年,奉新縣人余鼎漢率領“鑿石山嘴,通河流”,奉新縣從善鄉有萬畝農田得到灌溉,時有民謠稱頌:“龍門既辟,惟禹之績。烏石巖,孰夷其石?西湖源源,孰浚其入?宣義余公,惠我遺深。我子我孫,亨利無極”。嘉靖四年,周烽重修烏石潭陂,又有民謠稱贊:“烏石巖巖,民命所關。余公浚源,周公障瀾。我子我孫,何日可諼”。

    從烏石潭陂折返,進入其所在的靖安縣香田鄉烏石李家村,村口迎面一棵迎客樟風雨無阻地守候著賓朋。往深處走,會與幾棵百年古樟不期而遇。這些古樟的側枝盡力夠向水面,形成一道綠瀑。春水漸漲,最頂端的幾簇樹葉輕擦河面,劃出柔滑的波紋。

    干渠兩側,古樟、箬葉高低錯落,桂樹、羅漢松參差交互,夾岸而生,儼然一首樹木的交響。一切,皆因水的滋養。

    然而在烏石潭的歷史上,有關水的紛爭不斷,其中最為人熟知的兩次訴訟,先后發生在康熙年間和乾隆年間。清代的《奉憲批詳烏石潭?木尺寸碑摹》上,詳細記載了整樁案件的來龍去脈。

    康熙三十五(1696年)年,奉新靖安兩邑爭水互控,詳奉批定飭,立焉木障水以均水利,彼此相安無事;清乾隆十六年七月(1751年),奉新監生余開倨,生員周金等人,藉因修志紛紛爭控,互爭烏石潭陂水利一案,但據該二縣會同看明,現在焉木圍圓三尺三寸,則似應即以現在三尺三寸以部尺量驗之焉木為額定準繩,飭令該二縣畫一入志,以垂永久,以杜訟端。

    無數紛爭,皆因水資源的匱乏。據潦管局的退休領導回憶,上世紀五十年代,剛剛參加工作的他,一踏入靖安地界,到處是一個個的小“山包”,后來才得知,當時奉新縣的農民們為了灌溉暢通,主動到烏石潭陂所在的靖安縣內開展清淤,而為了處置清淤時挖出的淤泥,不得不在靖安當地購買地塊用于堆放淤泥。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座座小“山包”。

    新中國成立后,政府在北潦河北支核南潦河先后興建了4座壩渠,與此同時,通過除險加固、延伸渠道、強化用水管理等一系列手段,極大地緩解了三縣的用水需求。

     

    日暮時分造訪香陂,未及走近,便聽見一片浣衣和搗衣聲,此起彼伏,有節奏地輕踩著黃昏的靜默。

    那些駐足于此的人們,大概和我一樣,只是單純地想來看一看這條河、這座陂,聽河水不知疲倦的淺唱低吟,聽古陂來自時光深處的訴說。

    這聲音來自于一個叫馬草湖的地方。

    馬草湖明代稱香陂,清代稱馬子堰,堰長10丈,攔北潦河青山支流溪水灌田300余畝。清乾隆十六年(1751年),

    香陂得以興建,通過擴建延伸,堤長增至64丈5尺,分南、北二圳,所灌農田面積一躍擴大到7000畝。

    然而咸豐四年(1854年),青山一段水圳被洪水沖毀,致使田畝絕流。十年間,晚稻無收。直至同治三年(1864年),山上鑿石開圳200余丈,始得通流,恢復到了咸豐四年以前的灌溉規模。

    在馬草湖,香陂是智慧的凝結,是民生的載體。它以一種低低的謙卑的姿態,以及一種溫和的順勢的截流方式,才得以將歲月拉得綿長悠遠。

    民以食為天,中國古代歷來以農為本。可以說,香陂和蒲陂、烏石陂,都成為潦河流域乃至江西水文化的重要標識。而在明末清初,一個人的出現,在中國文明史乃至世界文明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這個人就是宋應星。這位生在潦河邊,喝著潦河水的古代科學家,日后其所著的最杰出的代表作《天工開物》,被譽為“中國17世紀的工藝百科全書”,是世界上第一部關于農業和手工業生產的綜合性著作。

    從此,在北潦河的南支,自上而下排布有北潦閘壩(蒲陂)、洋河閘壩(烏石潭陂)、解放閘壩(香陂)三座閘壩。據潦河灌區管理局的同仁介紹,灌區在同一條河流上接連筑三個壩引水灌溉的情況實屬少見。香陂與烏石潭陂相距僅1公里,烏石潭陂與蒲陂相距也只有3公里。古陂與古陂相守相望,共同見證著千百年的更迭變遷。

     

    如果說,蒲陂的出現,是從無到有零的突破。那么西潦北干、南干大壩和奉新南潦、安義南潦四大水利工程的興建,開啟了整個潦河灌區的新紀元。

    新中國成立后,國家對農田水利高度重視,潦河灌區掀起了一輪又一輪建設高潮。

    1952 年 8 月,安義縣委縣政府為解決本縣黃洲、石鼻、長埠、鼎湖等鄉鎮的農田用水問題。根據南潦河的水源情況,決定在黃洲龍頭山修建南潦干渠工程。

    1953年5 月,安義南潦渠引水工程和靖安西潦南、北干渠引水工程同時竣工受益。1955年10月,西潦南、北干渠竣工。1957年4 月 15 日,奉新南潦渠工程竣工。短短幾年時間,整個潦河灌區新增了四座閘壩。

    值得一提的是,奉新南潦渠工程,工程設計灌溉面積 10.37 萬畝,實有灌溉面積 7.18 萬畝。從1956年開工建設到1957年4月工程竣工,在潦河灌區建設史上,以“興修時間短、發揮效益快”而著稱。

    改革開放以來,潦河灌區被列為全國大型灌區,國家對灌區建設十分重視,在項目和資金等方面都給予了大力支持,灌區駛入高速發展的快車道。

    在技術上,當時的管理部門大膽革新,對洋河渠道進行了全面的改線和整體加固。采取截彎取直、培土填潭的辦法,打造成一條夠標準、質量高的渠道。進一步擴大了斷面、加快了流速,獲得了 1.7 米的落差,擴大了灌區下游農田的用水面積。

    技術的創新,源于觀念的革新。灌區工程是一項系統的工程,往往牽一發而動全身。為了科學地規劃新灌區,1956年末,南昌專區副專員羅應田在奉新縣人民政府主持召開安義、奉新兩縣縣長、水利局長、技術干部座談會。研究奉新南潦引水工程興建后如何解決下游安義已建成的安義南潦引水工程的用水問題。

    潦河灌區成立以來,專業技術人員潛心鉆研,結合灌區實際解決了許多技術難題。所形成的論文中,也不乏在省部級刊物乃至國家級刊物發表。

    新的觀念,最終落實于現代化的科學管理。潦河灌區不斷強化防汛責任,在管水、用水、放水等方面積累了大量的寶貴經驗。

    聽灌區的老領導介紹,過去一旦發生洪澇,村民們只能鳴鑼示警。再看今天,早已是今非昔比。自2003年起,潦河灌區向信息化建設邁出了積極探索的第一步。如今,一處處視頻監視系統 ,閘門遠程控制、水位采集點、無線通信建設、灌區基礎數據庫系統、灌區工情 GIS 管理系統、水情短信預警發布平臺、工程實時監控系統、公眾信息服務系統,無不彰顯著水利管理信息化的高效、便捷、精準。

    老一輩潦河人回憶,閘控、水位、視頻等設備的廣泛運用,徹底結束了過去一切依靠人力的歷史。灌區的灌溉面積更是從成立初期的僅 17 萬多畝擴大到如今的33.6萬畝,實現了效益翻番。

    走進北潦渠永紅二級站地段,渠道筆直寬闊,水流暢行無阻。夾岸的草皮護坡上,兩行櫻花樹整齊地伸向遠方。近些年來,潦河灌區管理局在生態管理上不斷出“實招”、放“大招”。出臺了灌區水利風景區建設規劃,正在逐步以 7 個渠首為核心景觀節點,通過渠系、水系穿引串聯,構成“七珠戲帶”的水利風景格局。

    我們眼前所見的,只是潦河灌區生態建設的一個小小縮影。它的總體治理思路則是“供水水質保障、農業污染控制、安全防護及環境提升”。細想一下,著實不簡單——短短20多字的思路,竟然涵蓋了灌區工作的方方面面。

    7座引水閘壩、7條主干渠,365座主要渠系建筑物如繁星點綴,組成了潦河灌區。如今灌溉受益范圍涉及宜春市奉新縣、靖安縣和南昌市安義縣27個鄉鎮場,灌溉面積達33.6萬畝。

    細數這些閘壩、干渠,有的吹過唐朝的風,有的沐過明時的雨,有的染過清代的煙塵,有的則是在新中國的號角中應運而生。

    從無到有,由小到大,由弱到強。回望來路,那些在一次次洪水、暴風中倒下的,又將在一顆顆心血、汗水中重新崛起。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久视频这里只有精品,ZOOSLOOK欧美另类,女人与狥交下配A级毛片 普通话熟女高潮对白出浆视频| 欧美高清视频手机在在线| 老色鬼久久亚洲AV综合| 人洗澡人人澡人人爽人人模| 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中文| 国产女合集小岁三部| 放荡爆乳办公室在线观看| 日本公与熄乱理在线播放| 美女裸全无遮挡免费视频| 国产性色强伦免费视频| 女人喷液抽搐高潮视频| 欧美特黄aa片在线手机观看| 久久婷婷五月综合色中文字幕| 国产美女爽到喷出水来视频| 国产对白熟女受不了了| 北京老熟女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