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9wiew"><form id="9wiew"></form></rp>

    <thead id="9wiew"><nav id="9wiew"></nav></thead><source id="9wiew"></source>

    <tt id="9wiew"></tt>
  •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韻

    [農村飲水專欄]鐵屋坎山上的豐碑

    發布日期:2020-07-27 14:42 信息來源:浮梁縣應急管理局 作者:王軍榮 瀏覽次數: 字號:[] [] []

    盡管在中國許多地方,喝上干凈衛生的水已經不是問題,但我還是感受到了鵝湖鎮橋溪村民的幸福。這幸福,來自于水的變換、水的滋潤。

    從浮梁縣城沿東河邊上的一條旅游公路直上不到30公里,車子停在了一棟三層徽式建筑物前。水務站就在鎮政府大樓一樓。隔著一張棕色的辦公桌,我握住了這個中年男子的手,鵝湖鎮水利工作站新任站長蘇茂開,剛從鎮文化站調任過來的。

    一杯熱茶遞過來,青花瓷杯、浮梁綠茶、東河水,全部是當地出產,話題就此打開。

    “這茶香不?”蘇問我。“城里面應該泡不出這個味道,這邊的水好。”

    “我們這兒的水泡茶不單味道好,隔夜也不會留茶垢。”水利站的副站長朱水生說,這話令我一怔。

    在簡約派中,我是極簡主義者。雖然生長在茶鄉浮梁,但平時幾乎不喝茶,這些年跟隨我的那些茶杯成天裝著涼白開,深深辜負了茶杯的稱呼。并不討厭喝茶,只是不愿意麻煩,自從有一次為了清洗杯中的茶垢打破了一個茶杯,從此就和茶告別,只喝白開。

    此刻,那些新茶被水泡開,根根直立,嫩綠嫩綠的,好像一群身穿綠色裙子的亭亭少女在跳水中芭蕾。一股久違的茶香鉆進我的鼻子,忍不住,端起杯子,輕啜一口。入口微苦,隨即有甜味從舌頭底下直沖上腭,頭上便像在伏天里淋了一瓢涼水那般清爽……

    一片葉子進入水中,這就是茶的故事。

    浮梁人泡茶有講究,茶質、水質加器質,共同構成茶水質。茶葉要好,水質要好,泡茶的器具也要好。這和過日子是一個意思,茶葉是男人,水則是女人,茶杯是家庭,茶水是愛情,是男女共同的故事。好男人遇上好女人,又恰逢好的時代和家庭背景中,便可成就一段令人羨慕的愛情。

    好茶好水好茶水,似乎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就算是在文人們飛花的妙筆下,也多是“紅顏薄命,英雄苦短”的無奈結局。

    想起剛剛參加工作的那年,第一次下鄉,就是到鵝湖鎮。當年老水利站長接待我的也是一杯茶水,濃濃的綠茶,一喝下去,苦中帶澀,還伴著一股歷史悠久的陳味,差點噴出來。20多年過去了,記憶猶新。

    “農村飲用水改造工程,根本性改變了鎮老百姓生活的品質。”得知我的來意,蘇站長說。

    站辦公室不大,除了擺放三個單人木頭沙發,地兒全部被三個米色漆面的鐵皮文件柜占了,里面分類全是各種文件,其中有一欄寫著“飲水解困工程資料”,那些整齊堆放的施工材料,像是一位歷經滄桑的老人,無聲地述說浮梁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故事,牽動著我的好奇,一種坐不住的感覺上來,“去工程點看看。”

    從鵝湖鎮到橋溪村車程中,我們一邊寒喧,一邊欣賞窗外漸次映入眼簾的景致。正是仲秋時節,田野里,中稻已收割大半,剪去穗子的禾桿根根筆直,剩余沒收割的,低著頭,不時隨風搖擺,好像在招喚著外出打工的主人早點回來帶自己回家。還沒有到播種油菜的時節,坂上空無一人。

    沿途不時能看到機耕道與公路交接口上懸掛著大幅農田水利的宣傳牌以及矗立公路旁、老宋體的紅字白底保護水生態的宣傳標語,兩邊則是修繕整齊的灌溉水渠。景德鎮正在搞環境大整治,沿途的村莊整修一新,從車上一眼看去盡是白灰墁墻,馬頭墻蓋黑瓦,相印村口的牌坊,一派古色古香。這是今年才換的氣象,而且一路上大家竟然沒看到農村的傳統標志——牛屎。

    如果鵝湖鎮的人飲工程是浮梁縣的樣板,那么橋溪村就是鵝湖鎮的一個窗口。橋溪村位于錦溪水和小源水兩條溪流的交匯處,是個老村子,建筑稍顯雜亂。村民以種植水稻為主,全村共有水田面積6千畝。

    “飲水工程是我這些年在村里做得最有價值的事情。”李進成,在這個村連續作書記26年,屬于老莊主。一個長著紅棕色國字臉的高個子,帶著我們去巡村。遇著村民打招呼時就詢問一下他們家庭的情況。李進成熟悉每家的家庭成員,知道他們兒子外出打工的去向,甚至知道老人們關節炎是在哪個部位。

    “村里原來都是喝井水,”李進成介紹道。

    井,算得上是最早的人工水源。遍布古今中外的每個角落,千百年來,涌流不止,甘甜清冽,澤被萬民。

    在橋溪,似乎什么都方便,可有一樣十分不便,那就是挑水。這村里有四口水井,解放前留下兩口,解放后不夠用又挖了兩口。一千人才攤一口水井,擁擠不堪。每天清晨和傍晚,井旁都擠滿了前來取水的男人,井圈邊上的空地便成了村民議事廳。挑水擔杖橫在兩個水桶上便成了一個窄條凳,彼此分根香煙,一坐就半天,排隊等挑水。這里是全村新聞的發布中心,男人借此時機倒倒苦水,開開玩笑。聽眾的哄笑聲、苦主的咒罵聲、吹牛聲不絕于耳。

    但挑水,絕非美好記憶。

    今年89歲的張奶奶,回憶多年前在村小學打雜工的情景依然唏噓不已。老人上世紀在橋溪村小學作臨時工,門衛兼食堂伙夫,那時她67歲,每天除了劈柴燒火洗菜做飯外,最愁的就是挑水。水井不遠,只有幾百米,但要經過一個坂,走田埂小路,雨天特滑,每次都是叫自家老漢李大爺來幫忙,那年冬天,水井周圍泥巴凍得比鐵還要硬,李大爺一不小心摔倒在地,造成多處骨折,余生便在床上度過。在那個年代,能夠挑水擔柴保持家中起碼生計,就是家里的梁。現在屋子還在,梁卻先倒了。

    那小學我也到了,幼兒班加上小學1-5年級,6個班加起來60個學生不到。包括校長在內有7名老師,每天都得全天上課。校長是名叫汪洪霏,一個30出頭的一小伙,中午有一些孩子和老師們在學校吃飯,學校辦了食堂,依然雇用了一個雜工,門衛、保潔員兼伙夫。只是現在用上了自來水,無須再穿過田坂去挑井水了。

    井水,亦甜亦苦。喝的時候甜,取的時候苦。

    “那個門衛大爺就是在這井旁摔的跤。”李書記將那井指示給我們,另外又說了段悲傷的往事。

    村子里原來有一個人,姓蔣,家里兩個孩子。一個夏天的下午,大人們出工去了,倆孩子圍著井圈玩,互相追逐,掉下去一個,另一個趴著看,失了重心,也跟著落了井。那井其實不深,水面離井口不到3米。但它是一個甕形,井口小,里面大,掉進去連大人都沒有辦法出來。那家就生了這兩個小孩,一日之間全部喪亡。家里的人那個悲呀,舉家搬遷,遠離了這傷心處,從此杳無音訊。

    村里的男人們一同聚集在井旁,抽干井水,挖出污泥,掘到底,用石灰、強堿等把井清洗了,重新鋪了細砂,又停了一段時間沒有用那井水。時隔不久,井圈邊上又重新坐滿了等著挑水的人。畢竟,水,還要喝的。

    危險的恐懼是可以克服的,只是水質無法改變。2004年縣里的防疫部門,對農村飲用水水質進行了檢測。橋溪村是全縣首例飲用水源檢測出的氟化物超標的區域,而且超標1.8倍。

    村民們終于明白,為什么村里有些人年紀輕輕脊柱變形得架拐而行,為什么村里許多小孩,長著長著就成了“O”形腿,為什么有人會得關節上骨頭突出怪病,并不是因為村里邪氣盛,原來是井水在作怪。

    “這些都是氟骨病影響的,群眾牙齒普遍不行、牙齒鈣化、碎落現象十分普遍,許多村民六十歲不到,牙齒都掉得差不多了。”村長李滿生說。

    井水,出于地的深處,受井保護,四季恒溫,冬天不凍,夏天冰涼。男人們從田間回來,進屋第一個動作就是走到水缸邊上,舀一瓢井水咕咚咕咚灌下去,又甜又解渴,喝完渾身涼爽。從來沒有聽說不安全,更沒有想到有毒。

    “水質不過關,不可能奔小康。”,這是浮梁縣開展安全飲水工程建設中用的宣傳口號。

    橋溪村的飲水不安全問題已嚴重威脅到村民的身心健康,到了非解決不可的地步。因此適時解決橋溪村的農村飲水安全問題擺在了當地政府的案頭。縣、鎮兩級將橋溪村的改水工程作為首當其沖的第一利民富民的大事來抓,并于2005年啟動了橋溪村的飲水安全工程建設。

    改善農村生活品質終于要邁出最重大的一步,對于這項歷史性的改變即將在這個時代來臨,并將在一年內付諸實施,橋溪村民充滿了期待。

    “這不是個別現象,2004年、2009年我們兩次核查水質,結果表明,全縣鄉村人口22.5萬人中有不安全人口人數高達15.04萬人。當年在全縣17個鄉鎮,31件水質樣品的檢測,只有2件合格,抽樣合格率僅為6.45%,農村飲用水安全普遍存在很大問題。”縣水務局分管農村飲水工作的程桂平說。

    這個畢業于武漢水利大學水工專業的原副局長,話不多說,活不少干,當年是他帶著技術人員一個村一個村跑,每個自然村留下了他們的足跡,這足跡見證了水利人為解決廣大農村群眾飲水困難所付出的巨大努力和歷史貢獻。

    飲水要安全,水源從哪里來?建設者們當時提出了三種方案:一是用河水,二是用井水,三是從外地引水。比對的結果,河水不行,雖然很方便,就在村旁邊有條河,但該河水因受到采礦業的污染,水質生物學及毒理學指標超標,如作為飲用水水源,其消毒、凈化措施復雜,工程建設造價大,尤其是其中的毒理學指標超標,目前尚未有較好的處理凈化方法解決,因此橋溪村的溪河水不宜作為飲用水水源。井水面臨同樣的困難。工程建設者們經過慎重研究,經實地調查、測量,綜合比選后,最后選定了橋溪村上游小源水支流虎形小流域的山泉水作為橋溪村人飲建設工程飲用水水源。

    “該水源點位于虎形小流域區域,是村里自然山林封禁區域,植被優良,涵養水源極佳,山泉溪流長流不枯,取水點以上無任何居民及耕地,全為山林植被,水源便于保護。”蘇站長指著遠山一處對我說。

    “就是鐵屋坎山——我們現在喝的是鐵屋坎的山泉水。”李書記補充道。

    鐵屋坎山泉水經檢測,水質毒理學指標符合飲用水衛生標準,僅有細菌及渾濁度有所超標,只需經過過濾及簡單消毒等物理方法處理后,即可直接作為生活飲用水。

    為此,施工者們首先建了一道擋水堰壩蓄引水,經過砂、卵石過濾至集水井,后經輸水管道至高位蓄水池,再采用易管理的二氧化氯或臭氧在清水池中進行殺菌消毒,最后高位蓄水池中的飲用水通過供水管網輸送到各用水戶。

    潔凈的自來水入戶,人們就要告別長期以來賴以取水的古井,生活質量得到重大提升。井,曾經作為村民生活最重要的基礎設施,如今宛如一個過氣明星,無人問津。只有那些發生在井旁的傷心往事偶爾被老人們提起。

    橋溪村村民對飲水安全工程建設的熱情高漲,議事會上,一致舉手通過。“村民明確表示盡一切力量支持政府建飲水工程。”村長李滿生表示。隨著林權山權改革的實施,在農村建設工程不再那么自由,涉及到征地、征山、拆遷、青苗費等,工程常常伴隨著糾紛,只是這次他們進展的異常順利。老百姓明白,政府是下了決心,花了本錢為大家辦事,大家沒有理由不配合。

    一些村民欣然同意挖掘機挖開自家門前的水泥地面讓供水管通過,交初裝費的時候,都沒有怎么上門,開完會當地交了大半,剩下的不到一個禮拜都交齊了,村里的工作人員反映,這算是在農村收費中最順利的一次。

    經過三個月的日夜施工,浮梁縣第一個安全飲水工程完工。2006年1月,村民們享受了人飲工程的惠澤,1050戶農戶、4010人喝上了安全放心水。

    浮梁縣人口飲水安全項目自2005年起步,13年來投資7288萬元,陸續建成377處鄉鎮集中供水工程,浮梁廣大農村16.6萬農民告別喝臟水、肩挑水的歷史,用上了安全的自來水。這是浮梁縣一件可賀可慶的喜事,當地群眾深有感觸地說:“政府幫助我們解決了飲水困難,這是繼實行農村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之后的又一件大好事!”

    鐵屋坎山,典型的江南丘陵。山腳闊葉林環繞,山上翠竹延綿無盡,一座水泥鋼筋圍成直徑10米的蓄水池巍然矗立。黑色花崗巖石上面雕刻9個金色大字:“橋溪村安全飲水工程”,并附立碑日期。

    這塊深藏于山嶺的小石碑,無聲地傳遞著專屬于這個盛世的榮耀……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久视频这里只有精品,ZOOSLOOK欧美另类,女人与狥交下配A级毛片 TV人之初午夜精品视频| 女人自慰喷潮A片免费观看| 免费欧洲毛片A级视频| 五月激激激综合网色播| 18岁末年禁止在线观看免费| 日韩欧美国产一区精品| 中文字幕大香视频蕉无码| 久久中文字幕免费高清| 无码无需播放器在线观看| 日韩精品无码一区二区视频| 漂亮少妇被修空调侵犯在线| 波多野结衣绝顶大高潮| 欧美ZOZO另类牲交专区| 亚洲大尺度无码无码专线一区| 中文字幕乱码免费| 欧美黑人大尺度又粗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