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9wiew"><form id="9wiew"></form></rp>

    <thead id="9wiew"><nav id="9wiew"></nav></thead><source id="9wiew"></source>

    <tt id="9wiew"></tt>
  •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悟

    在鄱陽

    發布日期:2020-09-11 10:23 信息來源:省水利廳 作者:羅張琴 瀏覽次數: 字號:[] [] []


    烈日高懸,烘烤無處可逃。

    汗水如斷線珠子般,沿著身體一顆一顆往下淌,將泥地里的草根,沁得“滋滋”作響。仿佛燒紅的鉻鐵浸入水中,地上不時騰起一股股黃煙,我不停跳起雙腳,以緩解腳背灼傷的痛感。

    許是跳腳行走的姿勢頗為怪異,一路引來不少善意的側目,每此,我便趁勢停下,與他們聊簡單的天。

    除草機轟轟而鳴。在背水面除草的,是珠湖聯圩附近村莊的幾個村民。他們邊移動邊除草,順便大聲回答我的問題。他們說今年這水漲得駭人,又兇又猛,自己沒有技術、是除不了險的人,但實在該為除險做點兒力所能及的事,除草可以,只要體力,也用不著換班,一天天的,喝口水就出門,有需要就去。

    堤腳、堤身,那些走得慢的,都在巡堤查險。他們當中,有些是各村黨員干部,有些是熟悉情況的本地老把式,還有些是縣上、鄉里掛點包段的同志。與除草村民不同的是,他們在聽答時,都會有意識的停止一切身體活動,以確保自己這一趟巡查不會因為分心而出紕漏。我注意到他們每個人的眼睛似乎都比臉色更紅。

    沒有任何樹陰遮擋,一排戰士盤腿散坐在剛搶完大險的樁號2+000處,做短暫休息。他們身后打著一條橫幅,上面寫著“嚴防死守,確保大堤安然無恙”的字樣。藍天白云之下,紅底的橫幅顯得無比莊嚴,仿佛戰士們出征鄱陽前的誓言在黨旗下傳誦。

    幾個穿著志愿者馬甲的大媽、大姐,合力推著一輛送綠豆湯的板車快步走過。我猜測,她們和我一樣,是要去樁號3+500,省防指派出的水利專家和搶險隊員正在那里處置險情。

    珠湖聯圩位鄱陽湖東岸,饒河出口附近,保護耕地7.55萬畝,保護人口15萬多。在高水位長時間的浸泡下,總長近19公里的堤身滲水嚴重,聶家村等段出現多處管涌。為保江河安瀾,90后的省水利設計院工程師康宏志,跟著同院的資深專家李春華,已幕天席地在圩堤“安營扎寨”了四五天。后浪在實戰中成長,我想聽聽他的感受。

    緊趕慢趕中,狂風突然大作,轉眼,暴雨如注。

    雨,如萬馬千軍突襲而來,圩堤瞬間騰起無數塵埃野馬。塵埃野馬跑入湖體,湖水很快與天地渾然一體。

    白茫茫的雨幕,猶如銅墻鐵壁。我似乎很快就被攝去了魂魄。

    有人拉了我一把。我從巨蛇纏身般的窒息惡夢中解救出來,站到一個帳篷下。是個60多歲的老大哥,只見他光著腳,全身被雨澆了通透。“謝謝您啊!趕緊換身衣服吧。”

    “謝啥!水那么大,政府都動員老幼婦女投靠別地親戚了,這會能來的,都是好人、親人”,老大哥快人快語,“不用換。哪能那么嬌貴。漲水么,早習慣了。先前,主要靠人力,發現問題我們都是直接往水里跳的;如今,國家投那么多錢,將工程越做越扎實,搶險設備也先進,加上那么多水利專家、人民子弟兵在堤上守著,我們這幫老骨頭用不著冒險了!等雨小些你再走。我看堤去。”

    正想問名字,老大哥已甩開膀子,斗雨沖到堤上去了。多像一條魚,“哧溜”回到水世界里。堤上,那些熟悉的陌生的身影,都是一條魚的樣子。魚水從來情深,我又何必執著記錄每條魚的名字?


    珠湖聯圩出來,我去了碗子圩。我要好好說說兩個年輕人的事。

    7月7日零時至7月8日12時,連著36個小時強降雨;8日,上游安徽來水一夾擊,鄱陽縣石門街站水位達30.58米極值,超歷史0.23米;9日,昌江來水使古縣渡站水位達極植23.43米,超歷史0.25米;這些讓駐守在碗子圩的縣水利局兩名年輕的技術員彭世琥、程龍有點緩不過勁來。他們一個不斷追蹤陡峭攀升的站點數據,一個良久盯著兇猛上漲的鄱陽湖水。

    他們頭腦短暫空白。這空白之感在他們各自的女兒出生那會也曾有過,只不過女兒們出生,帶給初為人父的他們是龐大的喜悅,而這輪暴雨帶給正在成長中的他們卻是在以往工作中從未有過的驚惶。從來沒有哪一年的洪水像今年這般來勢洶洶,仿佛極速的閃電,不容分辨朝人直劈過來。年輕人其實是很不喜歡這種感覺的,這意味著自己在這一時刻慫了。他們有些惱怒,一個是重慶交通大學研究生畢業,一個南昌大學水利專業畢業;一個是土生土長的鄱陽人,一個在縣水利局工作了近十年,都經歷了許多次洪水的考驗和錘練,怎么就能慫了呢?何況自己眼下守護的是事關3萬人、3.9萬畝農田安全的碗子圩,怎么可以輕易就慫了呢?帶班的老水利專家吳俊亮喊了一聲:“有險情,上堤!”他們的精氣神一個激凌歸了本位。

    精氣神歸了本位的兩個年輕的水利技術員,變得沉著,舉手投足傳承了帶班老專家的衣缽:上圩堤,心莫慌;細觀察,準施策。

    那一天,碗子圩似乎被下了咀咒,從清晨到夜里,出了十幾處大大小小的險情,三個水利技術員,一人一個點,在總長11.7公里的圩堤上接力賽跑,與洪魔搶著保堤衛家的速度。

    早上8點多,古南社區段上游跌窩,行人太多,怎么辦?年輕的世琥一邊就近組織勞力用旁邊儲備的砂卵石做應急處理,一邊疏散老人婦女;一邊調度裝載車緊急運來粘土做外幫堵水,一邊在出水口做反濾圍井排水。

    中午近1點,程龍的盒飯還來不及扒一口,古南社區段因堤身貫穿性穿洞導致上游塌方,這地方前晚就出過險,正在處理過程中呢,因為水勢太兇猛突然跌窩,呈直徑約3米的大漩窩。大漩窩仿佛洪魔黑洞,一輛正在作業的后八輪大貨車掉了進去,所幸現場指揮臨危不亂,就近調用一輛挖掘機和一輛鏟車,近兩小時操作,才將車拽了上來。與此同時,附近幾個村的人員、設備迅速集結到場投入戰斗,之后,從福建開拔過來的73123部隊100余名解放軍及鄱陽當地幾百名民兵也趕赴馳援,近20輛裝載車源源不斷將儲備的粘土運送過去。一次又一次,人與機械合力,歷時4個多小時,終于將一顆巨胃填扎實了。

    夜晚十點,程龍、彭世琥借著手電筒的微光錯身而過,他們的褲兜里同時響起了請求視頻連線聲音。這個點,是他倆一起值守碗子圩十余天來心照不宣的點:像約好似的,倆人的妻子總在那個時候分別抱著剛滿月的、快滿百天的寶貝表達對他們的牽掛,并告訴他們每一天寶寶點點滴滴不一樣的變化。他們誰也沒有摁斷請求,也沒誰騰出時間去接通。

    碗子圩上視頻請求響了許久,那聲音,聽在耳朵里,是催人奮進的鼓點,又像是淌過心海的電波。


    “羅姐姐,對不起,我得跟車去凰崗測漫決潰口,再快也得4點后才能回鄱陽站。”第二天中午1點左右收到楊洋信息,我想我是又一次被這小屁孩給“放了鴿子”。

    楊洋是上饒水文局年輕的宣傳員,也是江西水文化近來比較冒尖的新生代。肯吃苦、寫得好是一方面,關鍵是他很有想法,硬是憑一已之力開辟了水文抖音宣傳的新天地。一個月前,我成為他抖音號——孤心筆的粉絲,關注到他最近制作的好幾條反映水文防汛測報的抖音有三四萬的點擊量了,真是很不容易。昨天,楊洋說他也在鄱陽,有些素材想跟我分享。白天大家都要出各種現場采訪,起先約好晚上十點一起去縣防指碰面聊下,臨了,因央視頻臨時約他趕夜場錄音,便商量著將碰面時間改為今天下午3點,結果……

    心疼這孩子因為宣傳任務已連著熬了兩個通宵,4點不到,我徑直去碰面地點,位沿河圩的鄱陽站等他。早點聊完他也好早點休息不是?半小時后,楊洋背個雙肩包從車里跳出并一路小跑著過來。天啦,這還是我之前見過的白白凈凈的楊洋嗎,簡直就是個被煮熟了的小螃蟹嘛。“咝咝咝”,小螃蟹被毒辣陽光曬透的紅皮膚正一股腦向外冒著熱氣呢。不由聯想起這兩天我在幾條圩堤上遇見的士兵來,同款膚色,也這樣“咝咝咝”地往外冒著滾滾熱氣。背包而來的士兵們,每一個都很年輕、很年輕,在家可能都是爹疼娘愛的寶寶崽,但只要穿上軍裝,往這防汛救災的一線大堤上筆直一站,彎腰一扛,轉眼就成了老百姓心里的定海神針,成了防汛前線有鋼鐵意志的血肉長城。

    楊洋急著向我分享這些天的經歷,可偏偏他一著急講話就容易磕巴。越急越磕巴間,他的臉和脖子就愈發顯得紅了。鄱陽站附近,突然跑來幾個穿志愿者紅馬甲的群眾:“漲大水,水利同志辛苦啦。”他們挨個給楊洋、我及其他同事一人遞了一杯冰爽的“大口九”檸檬水。來不及道謝,他們消失在人海之中。

    “大口九”涼潤了喉嚨,楊洋開始竹筒倒豆子式的講述:7月4號,晚上9點,我從上饒趕到德興香屯站,凌晨3時36分,同事終于測到了樂安河洪峰,我們幾個抱在雨里,又哭又笑,感覺打了好大一個勝仗;7月7日到8日,雨一直下,兩個測量員和師傅開著巡測車去石門街大橋開展超標準洪水應急搶測,電停了,一點亮沒有,為把走航式ADCP放入水中,他們魂都要嚇沒了。但不測又不行呀,所有決策都必須有水文數據做基礎,他們硬著頭皮手挽著手,哆哆嗦嗦一步一挪。當時通信也全斷了,還好現在出任務都會配備衛星電話,好不容易測到的數據才得以迅速傳了出去。你知道嗎?衛星電話向巡測中心報數據只能在露天進行,有車也不能坐,我的同事們其實是在屋檐底下扛過那一夜暴雨的;還有,你知道嗎?水漲得太猛時,數據出得去,人卻出不去,他們就在那屋檐下足足待了三天兩夜。好不容易水退了點,剛撤離出又接新任務,衣服都沒換,徑直去了問桂道測漫決潰口;7月9日晚近10點,在超歷史洪水沖擊下,中洲圩也沒扛住,我跟著工作組的同事下午從上饒出發,第二天天一亮就帶著RTK、壓力式水位計、ADCP、遙控船、無人機等設備進場,第一時間收集資料為封堵、合龍提供水文支撐;今天,我們陸續到古縣渡鎮、凰崗鎮的4個漫決潰口,測潰口時間、斷面、淹沒范圍和推算洪峰值,目的只一個,當好防汛戰斗的尖兵、耳目,力爭成為這場戰斗中的精準吹哨人。

    楊洋個子不高,他背上背的雙肩包,看著很是有些沉重,我伸手想幫他取下減減壓,他倒好,下意識往后一躲。楊洋很快覺察了我的尷尬,連聲說:“對不起,羅姐姐。別誤會,我明白你的好意,只是這些天,隨叫隨走的,這包似乎就變成了我身體的一部分,我倒怕它被取下來呢!”

    好吧,原諒你,乘風破浪的雙肩包。


    因水之緣,江西100個縣,除卻故鄉與婆家所在,鄱陽大概是我去得次數最多的縣。每次去,我最喜歡的便是到湖邊看落日。

    萬頃之湖,無邊無涯。一粒水珠接引落日,湖水就變成了一顆顆小太陽。小太陽會彈跳。微微地、不動聲色地彈跳。也許只是一個恍惚,無數的小太陽便把落日媽媽搶進了自己的懷抱。天地閃閃爍爍,連成一個強大的閉環。新與舊,生與死,歷史與現實,渺小與宏闊,鄱陽湖幻化成道場,讓人參悟什么才是真正的永恒。那種感覺實在是太奇妙了。

    而,這一次,湖邊落日,看是不看,我一直在掙扎。

    這個七月,落在江西的雨,像極一頭得了失心瘋的暗黑豹子。豹子掠過,水位猛漲。境內,五河一湖幾乎全線超警,很快,長江倒灌,7月4日至11日,短短一周之內,江西發生了12次編號洪水;雨一直下,鄱陽湖星子站超歷史,鄱陽湖湖口站超歷史,長江九江站超歷史……一根根陡峭拉伸的水位線,像一把把凜冽著寒光的尖刀劃過電腦屏幕,仿佛要將好不容易消化了新冠疫情驚嚇的親愛的日子再次劃碎;Ⅳ級,Ⅲ級,Ⅱ級,Ⅰ級,時隔十年,最高級別的防汛應急響應在全省啟動,手機不斷接收到的防汛信息、網頁不斷彈出的受災畫面,儼然一聲高過一聲的警報,讓臨戰的我們壯懷激烈又驚懼難安。

    水位太高,必須盡快分洪。一頭是蒼生無數,性命攸關;一頭是良田萬頃,收成可期,人間處處,充滿兩難,很多時候,不得不棄其輕而保得重,放其小而全其大。7月12日,省防指發出指令,鄱陽湖區所有單退圩堤于7月13日前開閘清堰分蓄洪水。此令系1998年以來江西首次。

    我是13號到的鄱陽。鄱陽三日,除卻開頭提到的那場急雨,日日晴朗。只要雨停,哪怕只幾天,人便有了喘息的機會,心里不由長舒了一口氣。我在微信里向同事問數據,得知全省濱湖地區185座單退圩堤全部進洪、進洪量達到22億立方米、降低鄱陽湖水位20至30厘米時,心里再次長舒了一口氣。22億立方米是個什么概念呢,用行家的話來詮解,相當于在鄱陽湖上游增加了154個西湖。可別小看了它,這不僅減少了汛期對單退圩堤本身防洪搶險所需的人力物力,更有效減輕了鄱陽湖區及長江九江段的防洪壓力,堪稱特殊時期的一劑良藥。只是,良藥皆苦口。一想到那些莊稼以及莊稼背后眾多家庭的收成、生計,心還是隱隱作痛,我的掙扎便在于此。

    即將離開鄱陽的黃昏,路過湖城大橋。夕陽西下,江河遠去。大橋上,擠滿男女老少。他們心緒平穩,面容安詳。是經大風大浪淘洗沉淀的氣質。

    我很快便釋然了。我長久凝視那輪美麗溫情又悲壯偉大的落日。我相信,無數粒種子其實都種進了那輪落日里。明天,種子隨朝陽,在地平線升起,生活必將重新茁壯。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久视频这里只有精品,ZOOSLOOK欧美另类,女人与狥交下配A级毛片 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免费| 在线欧美熟妇精品视频二区| 少妇又色又爽又高潮| 一区二区三区不卡免费视频| 欧美性欧美巨大黑白大战| 俄罗斯一处交A片| 一本大道久久精品 东京热| 免费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 特别黄的视频免费播放| A级毛片高清免费视频就| 自拍 中文字幕 亚洲 先锋影音| 国产美女爽到喷出水来视频| 在线播放国产不卡免费视频| 曰本A级毛片在线观看| 少妇无码AV无码专区线| 亚洲无线中文字幕乱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