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9wiew"><form id="9wiew"></form></rp>

    <thead id="9wiew"><nav id="9wiew"></nav></thead><source id="9wiew"></source>

    <tt id="9wiew"></tt>
  •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韻

    逐水而樂

    發布日期:2020-09-11 10:05 信息來源:省水利廳 作者:彭文斌 瀏覽次數: 字號:[] [] []

    像濱田的一顆水滴那樣活

    當目光與濱田水庫發生一場邂逅,剎那間,我的胸懷像裝滿翡翠般的山水,詞語搖曳如藻類,縹緲婀娜。

    偌大的世界,瞬間安靜。好像步入一個巨大的道場,只聆聽著心口的顫動。不知緣何,濱田的水與我有一種天然的親近,每一座山峰都似乎是久違的故人。也許,是因為這塊熱土上生活著眾多的彭姓子孫。

    摩托艇像鐵犁,迅疾劃開水的肌膚,又像一支神奇的畫筆,寫意出千重青山、千重波浪、千重時間之門。養殖戶彭濤佇立船頭,面如鍋底,雙眼釘在青山綠水間。我們好像一伙趁著云開日出的好天氣撒網的漁民。

    曲島山站在高處跟我坦誠相見。不戴面紗,不爭不搶,虔誠地守著自己的站位。曾經的濱田河中段,被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萬人修建水庫的行動改變了身材。這望不盡的水面好像一個草原,而陽光盛開成一朵朵水花。環繞的青山如同盤腿打坐的僧侶,那些熱乎乎的語言和心事不斷新陳代謝,或婉轉,或憤怒,或陰晴不定。我的想法,碎成浪花,綿延不絕,直指遠方。

    云朵猶如孩子的拼圖,游走于一雙溫暖的巧手之下。以摩托艇為界,左側是工筆畫,山色鮮嫩欲滴,水珠在趕路間相互擊掌為約,右側是寫意圖,山水多了一分夢幻,像曝光不充分的照片。群山沉穩地佇立水中,高峭者崇偉,矮個子壯實。山與水,在這個城市人的遠方生死相許,不在乎有無人知。

    我醉于失言狀態。水滴,這些一邊快樂追逐、一邊無憂生長的孩子,在濱田母親的懷抱里吐露著真實的心語,無邪,透明,映照著陽光的影子。那些潛入水底的泥土,曾經也有過草木蔥蘢的光陰,曾經也有過村舍、炊煙、雞鳴、犬吠,如今,它們以另一種深情,托起水的玉體,讓水行走人間。我能傾聽到水與泥土的對話,我能聽到山與林木的親密交談。其實,我也是一顆水滴,正尋找走失的時光和同伴。

    水的表情是那么豐富,有笑靨蕩起的漣漪,有配合摩托艇沖浪的激情洋溢,閑庭信步的優雅。水的行走又是那么自由,濱田水庫就是其疆域,既可縱橫捭闔,又可靜看云起,亦可朝兩只野鴨飛翔的方向追逐一陣子。水的形狀是那么多變,為島嶼飄起百褶裙,為摩托艇堆揚起雪花,為遠山孔雀一樣開屏。

    濱田的水滴,簇擁而來,踏歌而去,仿佛在驛道上不期而遇的人們,相逢一笑,繼續埋頭趕路。濱田的水滴聚集成一種風景,之后,在下一個路口,重新組合,演繹更為動人的情節。

    我陷入濱田的水世界里,感受著水的新陳代謝,感受著水營造的浩瀚與寬廣。好像枕著故鄉入夢,濱田水庫給了我無窮的夢境。

    碧水青山,此時,濱田就是這等模樣。山是島,島是山,水追風,風追水。山后藏著水,波上籠著煙。

    輕輕掬一捧水,水紛紛雀躍回到波浪間,依然作逍遙游。

    彭濤說,濱田的水域面積大著呢,這兒山青水秀,適宜養殖,有一回,我們逮到一條野生鳡魚,好家伙,上百斤啊。這幾年,土生土長的彭濤投入七八百萬元,潛心放養“四大家魚”,自得其樂。

    說話間,摩托艇靈巧轉身,朝堤壩方向折回。我忽然產生如是感覺,我也是一顆水滴,向屬于自己的水庫游去。

    燃燒后的山水

    我決計沒有想到,偏僻小縣銅鼓,竟然隱藏著如此有個性的山水。

    山曰天柱峰,水曰九龍湖。山好像被太上老君的煉丹爐煅燒了七七四十九天,渾身披著丹霞;水好像太陽神派遣的奇兵,遇見人間草木,便藍瑩瑩、碧綠綠起來。山與水,二者進行著一場曠世愛情長跑,燃燒之后,依舊只有纏綿。

    我為一座浮于碧波上的山峰怦然心動。走過滄桑,天柱峰與九龍湖演繹的真情故事仍然那般驕傲,上擎著蒼穹,下探入大地,一半粗獷雄渾,一半柔情繾綣。山與水,不屑于紛爭,顧自廝守著寧靜,沒有海誓山盟。

    如銅一樣堅硬的天柱峰,臉膛赤紅,保留著初戀時的羞澀,卻忍不住骨子里的英雄氣概,奮力頂天,托舉起一片云海。此刻,我仿佛九龍湖的郵差,登岸,上山去投遞一封寫了千年的情書。

    棧道崎嶇而悠長,兜兜轉轉,猶如根系發達的老藤堅韌地纏繞著山體。修江河水在另一側繞著群峰情意綿綿,曲似九回腸,不肯出山去。我像一位轉著經輪的藏民,更像一個虔誠的取經人,不辭迢迢路,希冀取得一卷愛情真經。

    已經無法想象天柱峰當初巖漿噴發的情形,那是一次心事失火的事故。無邊的水,化為九條長龍,吐納天地靈氣,呼應那些滾燙的言語。我見山間多嶙峋,遍體鱗傷,分明是燃燒所致。我見湖水多斑斕,如字被淚濺濕,分明是憂傷難以自抑。那塊“金蟾”巖石仰望著高處,不知是思念天柱峰這個父親呢,還是難舍九龍湖這個母親。我隨著一眾飲食男女,像一個音符彈跳在棧道上,看見崖壁上的樹如同碧玉簪,看見野草長成天柱峰的胡須。這種行走,高于俗世,卻不敢高于一朵花懸在峭壁上端的微笑。

    匍匐于天柱峰下,尋覓著億萬年前的行跡。比如海底世界的一枚貝殼,比如魚類匆匆留下的一行蝌蚪形遺言,比如山水在燃燒與沸騰中輾轉的壯烈過程。“陽剛”、“仙界”,這樣的摩崖石刻或許不足以表達游客的仰慕之情,我像一只壁虎貼著巖石,那巖石保持著霍霍燃燒的姿勢,一道紋理,就是一座山曾經鳳凰涅槃的印證。山與水深愛的結局,要么烈火中永生,要么如禪修一般沉靜。

    我喜歡這種狀態。淡定地仰看飛鳥銜來云朵,俯瞰陽光與倒影競賽,看誰的潛水本領更高。有水的山更具韻致,有山的水生出氣象萬千。山水交融的緣分,也是千年修得同船渡。天柱峰將身體的一部分長在九龍湖中,九龍湖將最知己的話語藏進天柱峰的心臟里。天地間,它們才是最終的主人。

    盤旋而上,多么希冀像那蒼鷹亮翅,滑落,有萬頃碧水托舉,翱翔,有一柱丹霞可供棲息。依稀人語飄落,好像月光自鼻翼浮過,也許是風的絮語,一時難以辨清。我在攀爬海底的一座仙山,它可能是瀛洲、方壺、蓬萊的某一組成,也可能是一個孤獨的行者。它是一位長者,在時光的空間里,白發千丈,卻將走得比我更遠。感謝造物主,最少,讓我與天柱峰邂逅一回。

    我終究逃不開陽光的追捕。大朵的陽光渴望繼續點燃天柱峰,從一塊巖石到另一塊巖石,像游說列國的張儀、蘇秦,而天柱峰上的所有石頭守口如瓶。緘默,使天柱峰崇高、睿智,有佛的光輝。我抵擋不住陽光的灼烤,身體即將化去。我也想,當天柱峰走過烈焰,聳立起來的時候,那九龍湖的水,又有多少顆在這巖石間走失?如此說來,沉靜的天柱峰,其實無時無刻不在發生著量變。

    想不到,在這峰巔,還會遇見一條“天路”。通往天庭,聆聽蒼生,這是一條怎樣的路啊。每一級臺階,都是凝固的時光;每一樹影子,都有蔥蘢的欲望;每一粒紅砂,都留著燃燒的胎記。這條路,可以追逐云的霓裳,可以接近太陽的誘惑,可以抵達一座山的中樞神經。我推開陽光伸過來的眾多手掌,提一口氣,如同部落派出的代表,一定要登上天柱峰,采集神秘的圣火。天柱峰仿佛一個巨大的圖騰,屹立九龍湖之上,靜看河流歸來。

    沒有誰在乎一個王者的憂傷。即便裸露的紅色疤痕再多,也挽留不住一絲憐惜的目光。似乎注定了,九龍湖是天柱峰唯一的知音,廝守千年萬年,天荒地老,與君不敢絕。

    我在亂云飛渡的峰巔,很想燃一炷香,為這度盡劫波的山與水。

    不過,早于我之前,已經有人在靈石庵里燃香祈禱。庵就在天路下側,以天然的觀音洞為場,煙火盛極,梵音繞梁。據說靈石庵始建于南宋時期,“頂圓中空,狀若懸磬,誠一方勝地也”。我將身體暫時關閉于庵中,沒有陽光,沒有塵埃,幽暗,偶爾有風聲。若干年前,水里的天柱峰就是這種情境,鋼水一般的奔流撞擊著心壁,最終爆發為一場地殼運動,燃燒之后,天柱峰崛起,依舊不肯與九龍湖的水分離。我沒有等來一種燃燒。我直接選擇了天柱峰的寧靜。

    寧靜,是天柱峰當下的表情。再熾熱的愛,也可以選擇這種敘事方式。這兒,山與水,互不相欺,永不言棄。

    下坪看水

    白云鋪路,陽光正急急奔赴歸程。汽車從南源鄉往宜黃縣城行駛不過十分鐘,即見翠竹掩映下,一潭碧水臥于嶙峋怪石邊。岸頭,坐落著一排房子,墻壁上寫有“龍門橋水庫”字樣。由此去,山更見巍峨之勢,水更隱空寂之清,路更顯林深之幽。

    忽然間,汽車撒出一根拋物線,游入一片清涼的田野。半山坡上,一座座黑魆魆的木屋冷靜地觀察著山間四季風物變幻。向路邊的村民一打聽,這就是下坪村木思坑組,“南和脊”瀑布所在。村民很熱心,自告奮勇帶路。于是,我們拐上了一條青石古道,向山麓出發。行不多遠,闖進兩堵青石筑就、高約兩米余的老墻間。木思坑村民小組組長黃來發迎上前來,比劃著介紹,兩墻之上,原本建有兩層高的廟宇,香火旺盛,驛道則從下面穿過。我對這種情景充滿想象和留戀。墻體上攀附著青藤和茅草,古徑上的野草沒有被風霜收走綠衣裳,翠竹在不遠處聲援一般,令人感嘆,今年冬季的步子特別慢。

    再行,乃一座簡易山門,有隱士草廬的古風。臺階下,兩棵古樹參天,相互偎依,周圍簇擁的篁竹猶如其子孫。不知何時起,身后聚集了幾位村民,他們異口同聲地道,那是紅豆杉,好幾百年了。其實,在山鄉南源,與古紅豆杉相遇,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一絲絲悠揚的水聲飄過古樹,飄過巖石,往山下滑去。我驚訝地發現,眼前,廬加嵊山倏忽撕開一道口子,裂變出一個峽谷,水,驟然以加速度沖鋒,像駿馬狂放四蹄。我已經看見白花花的水霍地站立起來,高于懸崖,少頃,再完成一次跳躍,直墜碧玉潭中。

    我不敢相信,“南和脊”瀑布會在低于木思坑村子、低于田野的地方拉開表演大幕,這種風格實在迥異。轟鳴聲擊碎了空山。所有的植物頓時收斂驕氣。黃來發扯起嗓子反復叫了幾句什么。我聽得迷糊了,當地人把這瀑布叫“百米陀螺”?旁邊有人趕緊解釋,是“白米落籮”。我從來沒有想過,民間語言竟然如此神奇和鮮活,是的,那瀑布恣意奔騰,不正像無數白米狂瀉,那敞開胸懷的深潭,不正是一個巨大的籮筐嗎?!地理意義上的“南和脊”瀑布,百姓口口相傳的“白米落籮”瀑布,用美向人間報到。

    瀑布之下,有一塊黃來發開墾的紅薯地,佇立此處,可覽風景全圖。冬季的“白米落籮”瀑布不及水量豐沛時的氣勢,但足夠動人。它仿佛天女款款的長裙,隨風飄曳,生動撩人。白米,美玉,云霧,種種意象在心田蓬勃生長。剛剛趕到的下坪村支書張啟福打開手機,播放一段視頻,“白米落籮”瀑布以雷霆萬鈞的形象出現于其間。他說,外地的朋友見了視頻,約好一定要來看看瀑布。一邊的黃來發拿著手機找角度拍攝,神情專注。瀑布的名氣雖然不大,可卻是當地人的樂子和樂章。

    水汽撫摸著我的臉頰。鎖在深閨的“白米落籮”瀑布毫不吝惜自己的歌唱。它千萬年來行走于荊棘和亂石中,寂寞,卻從不沉淪。也許,村民才是這兒的看客。也許,徐霞客自芙蓉山赴宜黃縣城途中,曾經在這兒逗留與遐想。瀑布的成長之旅,比人類漫長。

    去看瀑布的下游。樹、灌木和野草遮掩了瀑布豐腴的身體。只好聆聽水聲。激越,綿長,如虎嘯穿越峽谷。我覺得遺憾,似乎,“白米落籮”的使命不該就此了結。憑高遠眺,隱約見山麓有一汪碧水的身影,我忙問,那是什么地方。張啟福道,是南源河,梨水河的源頭。我不再吭聲,沿著青石古道逶迤,若干年前,徐霞客摯愛著宜黃山水,便是一襲青衫、一雙布屐走過南源的蒼涼古道。想著這樣的背影,心里溫暖。

    久違的昆蟲到底還是開始鳴叫起來,猶如開啟了暮色的大門。廬加嵊山分明是一幅立體的水墨圖,陪我看彩云飛渡,看遠山竹影倒垂,看來自瀑布的水延續歌唱。風吹篁竹,風吹蘆葦,風吹鳥鳴。山頭偶爾有細流潺潺而下,一個彎腰,穿過古道,投入河流的懷抱。恍惚間,自己的影子也被流水帶走。

    得知我渴望近距離看看南源河,張啟福爽快地應承下來,他選擇了一叢雜樹往下攀爬,想不到其間竟隱藏著一條狹窄的野徑。前方,一棵古油茶樹形似須發飄逸的隱士,緊緊咬著巖石。草木在其頂端織成一張嚴密的網,不讓人發現什么秘密。繼續下行,與一大片河石相遇。這些巖石形狀并不規整,似乎被女媧補天后遺忘于深山,它們有的像海獅昂首,有的像鱷魚飲水,有的像瑤池美玉,有的像猿人沉吟。碧水緩緩流來,不再有瀑布的性格,水甘愿作青山的鏡子,任憑山色一笑傾城。以石為凳,塵埃悉數抖落,身心里充盈著古琴聲,水是巧手,河床是巨大的古琴。不妨就這樣聽著,等待暮云飄落。漸漸地,竹,樹,石,水,披上了煙云薄裳,使我眼簾朦朧。

    依舊是青石起伏,青山莽莽。現在,感覺懸崖下有南源河流淌,懸崖上有另一條河在流淌,古道就是一條時間浪花推搡的河流。張啟福說,古道盡頭,就是下坪組。

    好像被時光的手掌一把推出古道,推出廬加嵊山,眼前豁然開朗。南源河兩岸平緩起來,不復是巉巖危聳的情形,翠竹似乎有了心情,打扮成孔雀開屏的樣子,散落的石頭像涉水過江的石雞。張啟福一時興起,招呼我登上竹筏,他操起一截竹竿,麻利地將竹筏撐離岸邊。對峙的山峰倒映于水中,穹窿和云朵跟隨著潛入水底世界。波光粼粼,氣韻生動,河流仿佛一件綴滿翡翠明珠的錦衣。想起張啟福講述的一個典故,據說木思坑原名“莫斯科”,解放初期,上級一調查,覺得螺螄殼大的地方叫這名字有些不妥,便更改成現名。是真是假,我沒有考證,權當野史罷。

    水靜靜流淌。可以看見下坪的屋頂和炊煙了。可以聽見下坪的雞鳴犬吠了。很愿意就這樣由著竹筏緩緩漂流,追尋著“白米落籮”瀑布的水,一路漂流到梨水河,漂流到撫河,漂流到更遠的天涯。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久视频这里只有精品,ZOOSLOOK欧美另类,女人与狥交下配A级毛片 国自产拍精品露脸| 人与动人物性行为ZOZO| 国内精品自线在拍入口| 亂倫近親相姦中文字幕| 欧美熟妇dodk巨大| 久久国产亚洲高清观看| 欧美在线观看免费做受视频| 亚洲大尺度无码无码专线一区| 日韩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久久国产乱子伦精品免费高清| 黄 色 成 人在线观看| 轻点太紧了太大了太深了好疼| 亚洲日韩最大av网站| 超级乱婬片| 揉捏新婚少妇高耸的双乳| 日韩精品无砖高清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