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9wiew"><form id="9wiew"></form></rp>

    <thead id="9wiew"><nav id="9wiew"></nav></thead><source id="9wiew"></source>

    <tt id="9wiew"></tt>
  •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秀

    水之緣

    發布日期:2021-03-08 11:22 信息來源:省水投集團 作者:黃為農 瀏覽次數: 字號:[] [] []

    古人云:“仁者樂山,智者樂水”,我非智者卻獨愛水。

    讀小學之前,由于工作繁忙,父母把我放在了外公家。外公家在贛江邊的一個小院子里,出于安全的考慮,父親一再叮囑幾位舅舅要看好我,不準我到河邊玩耍。舅舅們忠實地執行著父親交待的任務,決不允許越雷池半步,偶爾能跟著去河邊挑水就算是開了天恩。稍大一些,他們就不太管得住我了只要有機會我就會溜到河邊,坐在河堤上,看著江水源源不斷地流向遠方,江面上船只來來往往,泛起一陣陣的波浪,由遠而近輕輕拍打著河岸。夏天水淺之時,還會下到水中捉小魚、摸螺螄,當然,一但被大人們告發,父親的一頓暴揍是少不了的,盡管如此,自己依然樂此不疲,這也許就是我與水的緣分吧。

    小學畢業,我幸運地被白鷺洲中學錄取,學校歷史悠久,位于贛江中央的白鷺洲上。江西古代四大書院之一的白鷺洲書院就在洲頭,至今仍保留著云章閣、風月樓等古跡,南宋丞相、民族英雄文天祥曾在此受業。白鷺洲四面環水,與岸邊的唯一通道是一座簡易的浮橋,有了這座浮橋,我與水的緣分也就得以從江邊延續到了江中,時間的跨度是六年。六年間,除了每天走過浮橋,感受水波的蕩漾,最愜意的就是躺在河邊的草坡上,靜靜享受和煦的陽光,河水在腳下流淌,白云從頭上飄過,讀讀書、背背單詞,或者干脆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就這樣,悠悠江水和朗朗書聲伴我度過了緊張而快樂的中學時光。

    高考是一場戰疫,之后的估分、填志愿同樣不輕松,最終,自己接到了武漢水利電力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學校就在東湖邊,相比贛江,東湖另有一番氣象,湖面舒展、平和,寬廣的水域少了幾分遮掩,天邊的云、遠處的山紛紛走進了視野,一時間竟有幾分放眼天下的感覺。轉過身就是校園,自己要面對的依然是水,只不過角度不同而已,科學技術的發展,讓人們對水有了更多的認識,而我所學的專業就是要將水的各種功用轉化為人類的福祉。

    大學畢業后,自己不出意外地被分配到水利部門工作,走上了“興水利,除水害”的道路。這條路過于久遠,起點有些模糊,遠遠望去,隱隱矗立著大禹、孫叔、公孫豹、李冰等一座座豐碑;細細觀察,甚至還能看到蘇東坡、白居易等偉大詩人的腳印,而我的使命就是沿著這條路一直走下去,這讓我與水的緣分上升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

    水利工作離不開跋山涉水,每次走進山里,總是忍不住四處張望,我知道自己是在尋找水,有了潺潺的流水,再普通的山瞬間就靈動起來了。順溪流而行是一件樂事,看著小溪時快時慢、時寬時窄,自由自在地流動,一會兒消失在石縫間,一會兒從樹根下冒了出來,自己的思緒仿佛也跟著小溪在奔走、跳躍,自由地穿行。

    行至低洼處的水潭,忍不住要停下來腳來,小潭清澈見底,水中的石頭與水草歷歷在目,偶有小魚穿梭其間,由于光線折射的原因,水的真實深度比我們的感覺要深得多,這讓我想起那些真正的大師,他們善于用平淡的語言和簡單的道理來闡述他們的思想,粗看覺得淺顯,細讀則發現深邃無比。

     水窮之處多有驚喜,瀑布完全配得上驚喜二字,它是山體與水流開的一個玩笑,相依相偎地一路走來卻突然閃開了身子,好在水流并不慌張,依然保持著妙蔓的身姿,只不過有時玩笑開大了,不經意就成了人間極致的美景,比如說黃果樹瀑布、三疊泉瀑布,我們在享受美的同時實在是要感謝山與水的奇思妙想。

    有水的地方常常有石,它們的相遇總能創造出奇異的景色,水在石中蜿蜿蜒蜒,石在水中起起伏伏,一剛一柔,一動一靜,正是這種強烈的對比造就了水與石獨特的美感。最令我難忘的是貴州“荔波小七孔”景區,水與石宛如一對熱戀中的男女,一路翩翩起舞,或急跌或緩流,或熱情似火或柔情似水,石頭以千奇百怪的造型托起水流的萬千風情,其間點綴以石橋、古樹,讓人仿佛置身于仙境之中。

    描寫水與石的詩句甚多,高明者如王維的“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簡簡單單的幾個意象,留給了我們無窮的想象和深遠的意境。除去對美學的探索,我以為水與石的對話還包含著生活態度的選取與人生情感的追求。

    一般而言水流遇到了石頭都會選擇側身而行,并不做過多糾纏,畢竟流向遠方的目標才是最重要的;碰到繞不過去的,譬如漲潮時的礁石,潮水則會采取一次次猛烈地沖撞,哪怕粉身碎骨也絕不退讓,“小事講變通,大事講原則”或是多數中國人的處世之道。

    人們總喜歡通過“水滴石穿”的現象來闡述剛與柔、強與弱的哲學思辯,將水與石擺在對立的位置,定格為征服與被征服的關系。而我更樂于講述溶洞里發生的故事,日日而滴的水,年復一年,把歲月凝結成石筍、石柱,讓只能相向而望的巖石終于可以手足相執、肢體相親,這是永不言棄的愛和付諸于行動的勇敢,千年的呼喚化作萬年的相守,相比牛郎織女的隔河相盼有了更為積極的意義。

    每每心緒繁亂之時,我總是習慣于來到水邊,走一走、看一看,心情很快就歸于平靜。

    我喜歡水的靜,看著平靜的水面,自己仿佛走出了喧囂,站在了世界的邊緣,距離一遠,人生的起點和終點盡在視線之內,再大的事若用生命的長度去丈量,也會顯得渺小無比,就算不上事了,我們的內心自然就平靜了。

    我還喜歡水的純,潔凈透明的水總讓我想起法國作家圣埃克蘇佩里筆下的小王子,他以孩子式純凈的眼光觀察著世界,成人們的無窮煩惱在他看來都是荒繆可笑、微不足道的,遠不如他那朵獨一無二的玫瑰花來得重要。如果我們也能像小王子一樣,保持一顆純真的童心,生活就會變得簡單而快樂。

    遇到狂風暴雨,水也有波濤洶涌、渾濁不堪之時。但是風雨過后,泥沙俱沉,看著平靜如初、清澈依舊的水,你會感受到蘇軾詩句中“一蓑煙雨任平生”、“也無風雨也無晴”的從容與灑脫。有了這份從容與灑脫,我們的人生又何來風雨?

    大海是水的最終歸宿,為了這個目標,他們聚成小溪,匯成大河,歷經百轉千回,從高山流經平原來到海濱,姿態越來越低,世界卻是越來越大,直至一望無際的海洋,清水也好,濁流也罷,統統都要融入藍色的大海中,這就像中華文明的一個剪影,謙遜、平和,極具包容性。

    中華文明與水有著不解之緣,依水而起,因水而興,最終也與水一樣源遠流長,成為全世界唯一沒有中斷的遠古文明。老子在《道德經》所言:“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居眾人之所惡,故幾于道矣”,在他眼里上善之水近乎于天地間的大道,可見這位智者對水的推崇。由此看來,把大海當作水的終極目標,格局還是太小,境界還是太低,潤澤萬物,養育眾生,安于低位,不與物爭,才是水的價值取向,才是水的至善之道。

    我知道,自己與水的緣分仍將延續,余生還會伴水而行,走向那一汪至清至純的泉水。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久视频这里只有精品,ZOOSLOOK欧美另类,女人与狥交下配A级毛片 清纯学生自慰白浆直流| 亚洲区少妇熟女专区| 办公室漂亮人妇在线观看| 高清免费A级在线观看| 成年网站在线在免费线播放欧美| AV鲁丝一区鲁丝二区鲁丝三区| 最近2019年中文字幕| 欧美高清视频手机在在线| 国内学生处破女自拍| 日韩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 免费人成在线播放视频| 粉嫩高中生的第一次| 欧美肥胖老太BBW| 日本妇乱子伦视频| 好大好爽舒服死了视频| 日韩丰满孕妇孕交|